武汉日记:“排雷”姑娘

武昌疾控中心隔离点核酸检测小分队的“排雷”姑娘(部分)。人民网湖北频道张婵 摄

87个隔离点,累计采样21130例。这是武昌区疾控中心隔离点核酸检测小分队成立至今的战绩。

咽拭子取样是排查新冠肺炎的第一道关口,小分队成员也自称“排雷工兵”。队伍中,三分之二是女生。今天的日记,想跟大家分享这群“排雷”姑娘的故事。

控制泪水,任其蒸干

见到王园园时,她还穿着加绒打底裤。“没想到会待这么久,只带了冬天的衣服。”她说。

1994年出生的王园园是宁夏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检验技师,2月3日,她在网上看到了武汉招募疫情防控青年志愿者的消息。

她想做点什么,可飙升的确诊数字和网上的谣言,又让她“有点恐慌。”

王园园在养老院为老人做咽拭子采样。受访者供图

“国家有难,不能当逃兵!”犹豫之际,爸爸的一句话让王园园毅然提交了报名表。2月8日,她成为采样小分队的一员。

“您不用怕,很快的。拉下口罩,张嘴,啊……”如今,王园园已对采样驾轻就熟,但第一天上岗就被骂哭的经历,至今难忘。

那天,连续采样4小时后,王园园刚坐下“想歇口气”,后面排队的一位患者就不乐意了,不仅大声斥责她偷懒,还声称要曝光她。

“特别委屈,一下没忍住,就哭了。”三级防护,王园园无法摘下护目镜,只能控制泪水,任其蒸干。那天,她连续工作超8小时,独立完成103份采样,此间没吃饭,也没上厕所。

“后来碰到情绪激动的患者,我就对他们笑。我一笑,他们就不好意思发脾气了。”眼前的这个“90后”姑娘,为自己摸索到的窍门而得意。

再后来,看到患者吵架、骂人,她居然觉得“挺开心”。看我疑惑,她又讲了另一段经历。

前几天,她为一位老人采样。刚采完样没多久,老人突然发病倒在她们面前,现场抢救了半天,没来得及送到医院,老人就去世了。

眼睁睁看着生命消逝,王园园至今无法释怀。“还有力气凶我们的,说明状态还没有那么糟。”她说,只希望家人平安健康,“疫情结束,回宁夏要好好陪陪奶奶。”

见她有些哽咽,我赶紧换了话题,问她明天妇女节想收什么礼物。“馋火锅,好久了!还想跟偶像连个麦。哈哈哈!”王园园笑了。

“想回家抱抱儿子”

“2月8日,疾控成立采样小分队。我和吴蓓还有其他3人做完核酸检测标本采样培训,就上岗了……”曾纯的日记里,记录着她和同伴工作的点点滴滴。

这位武汉水果湖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社区护士,曾在武昌紫荆医院的隔离病房护理新冠肺炎重症患者,后被抽调到采样小分队。“隔离病房都待过,还有什么好怕的?”曾纯有着武汉姑娘身上那股爽利劲儿。

曾纯为疑似患者采样。受访者供图

队伍中,曾纯略年长一些,又像大姐姐一样,关爱着天南海北凑在一起的姐妹们。

王园园第一次出任务,就是曾纯带她去的。“全程指导、提醒,还亲自给我穿防护服。她每天说的最多的,就是让我们保护好自己。”王园园说。

隔离点相对分散,“工兵”们每天奔波于酒店、养老院、监狱,任务重时,一天要跑五个隔离点。被辱骂,被撕扯防护服,被病人拿着菜刀威胁,甚至被病人吐痰,这些曾纯都没放在心上。只有一次,她差点“泪奔”。

一个年轻的家庭,一家三口都在隔离点,儿子2岁,长得很可爱。“给小朋友采样的时候,他特别乖,不哭不闹,一双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——那一刻,我特想冲回家抱抱我的儿子。”曾纯说。

她已经40多天没回家了,爱人下沉社区后,快12岁的儿子没人照顾,就被送到了小姨家。“前天视频,他开始变声了。没能陪他经历这个成长过程,特别愧疚。”曾纯擦了擦眼泪,说,“下个月是他12岁生日,希望能回家陪他好好过个生日!”

明天是三八妇女节,采访结束前,我为在场的“排雷”姑娘们合影。她们是“丽人”,也是离人。唯愿疫情退去,万户千家团圆。

(责编:曹昆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ls023.cn